单县文学创作综述

2014-02-16 21:05:32 来源:单县金笔作文 浏览:1162



     单县有良好的群众性的文学创作传统和基础。单县的文学创作走势大体和全国一样。如果说大跃进文学是假大空,文革文学是政治的附属物,真正的人性化艺术化的创作则是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单县的文学创作初见端倪。以文化局为领导龙头、文化馆为组织主体,以文学辅导老师孔凡凯、李行宏、盖振华为代表的几位老师,可以说是单县新时期文学的见证人。他们不但创作了大批的有质量、有反响的作品,且为培养单县文学创作的后备力量尽了很大的努力。单县的一些作家,就是从那时,在他们的引导下开始创作的。他们最大的贡献就是,以《湖西文艺》为阵地,建立了一支是属自己的文学体系和队伍。象老业余作者贾宪、檀兴民、周喜明、张广怀、宋玉森、张世启、陈汝干、陈向阳、单洪臣、王振东、关锐、曹耿明、秦亚民、王宗民、冯宪民甚至年轻一些的于世敏、孙广乾都是从那时走向文学创作之路的。除孔凡凯老师支撑了戏曲文学,周喜明、张广怀支撑了影视文学以外,象贾宪、檀兴民、宋玉森支撑了民歌,单洪臣、陈向阳支撑了民间文学,于世敏、孙广乾、冯宪民支撑了诗歌,曹耿明、关锐支撑了小说,王振东、秦亚民、王宗民就是杂家了。而真正的出来有影响的作品和创作人才,则是在1985年以后的事。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深入、文学事业的全面复兴,又涌现一大批有潜力的作者,象秦闪云、孟路、徐刚、胡光宇、尘昌印等在文学的各个门类都有所建树。在这个时期,老作者焕发青春,新作者雄心壮志,创作热情空前高涨。而真正有影响的抗鼎之作,当数孔凡凯先生的长篇小说〈血雾〉,这部历时三载、凝聚作者无数心血的作品,以“湖西肃托”为背景,以高超的艺术手法,塑造了革命战争年代一大批信仰马列主义的仁人志士有血有肉的形象,再现了当年骇人听闻的惨案,歌颂了以罗荣桓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这部小说,不光填补了单县长篇小说的空白,它还是单县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作。象一中已故教师陈先绅先生的长篇小说〈情系桃李〉,也是这个时期的佳作。但是,这个时期的作者们,大都在地区级刊物徘徊,打向省内外的作品不多。因为这个时期,受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一些作者都搁笔了,单县文学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空白期。
     单县文学真正以群体性打出去,在外界产生影响,是在单县的民间社团〈太阳雨诗社〉的以后。1990年以于世敏为代表的五位青年诗人孙广乾、邵子华、牛志敏、秦闪云发起成立,时年刘太品又加盟的〈太阳雨诗社〉。该诗社的成立,可以说树立了单县文学在省内外甚至全国的成熟形象。单县这个时期的文学,基本是靠“太阳雨”支撑的。〈太阳雨诗社〉聘任当时的诗坛泰斗艾青、史学家(楚词专家)文怀沙先生为总顾问,全国著名诗人李瑛、张志民等为编委。自费出版诗刊诗报二十余期,发表诗歌近千首,在县内外发展会员二百余人,在诗坛产生了极大影响。在“首届全国民间重点诗社诗刊诗报负责人经验交流会”上,被评为优秀社团,得到了一些著名诗人的欣赏和首肯。几年中“太阳雨”举办大小活动五十余次,千余名诗歌爱好者参加。会员们在热烈的诗歌氛围里,情绪高涨,精心创作,在各级报刊发表诗歌近千首,获奖百余人次。仅“太阳雨诗社”的骨干,在专业性的省级以上报刊发表诗歌一百余首。象于世敏在〈诗刊〉发表的〈麻将家〉、在〈诗歌报〉发表的〈沈园〉等;孙广乾在〈大众日报〉发表的〈改革者〉等;秦闪云在〈黄河诗报〉发表的〈革命风景〉、在〈绿风〉发表的〈巨手〉等、;牛志敏在〈诗潮〉发表的〈仰望时间〉、在〈华夏诗报〉发表的〈洪水之上〉;刘太品在〈星星诗刊〉发表的〈月之魂〉、〈狱中司马迁〉;邵子华在〈诗林〉发表的〈当教师的父亲〉等等诗歌,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我县的诗歌水平,奠定了单县的诗歌基础,在全国文学届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在“太阳雨”带动和影响下,我县出现了诗歌甚至文学创作的热潮。
     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以刘兰勇(后加盟太阳雨)、郭玫、裴保真(后加盟太阳雨)、徐刚、张越鸿为代表的“小星诗社”;以朱秀丽(后加盟太阳雨)、於联名、胡光宇、黄晓林为代表的〈单棉文学社〉。刘兰勇带有浓厚乡土意识的系列诗歌,为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他发表在《诗潮》上的《六月的麦田》,是刘兰勇乡土系列诗的代表作。郭玫、裴保真、朱秀丽、时维珠等都有上乘之作发表。
     中短篇小说一直是我县的短项。八十年代后期,我县文坛闪现出一位新星朱秀丽,她以一篇《梧桐叶梧桐雨》一炮打响。当时,《中国纺织报》以全版的篇幅发表了这篇小说。我县立时出现了朱秀丽热,仅读者来信就有千余封。朱秀丽的这篇小说打破了我县小说创作的沉寂,为我县文学创作赢得了荣誉,也带动了后一个时期的小说创作。
     八十年代后期,受商品大潮的冲击,单位经济状况不好,为了生存,作者们纷纷都搁笔了,单县创作又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空白期。这期间虽然你今天发篇小说,我明天发首诗歌,终没形成大的气候。在菏泽地区成了文学创作落后县。
     实力尚存就不愁后来居上,沉寂一段之后的我县作者,在菏泽市举办的第一届文学大奖赛上,一举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秦闪云获得了新诗组一等奖,孙慧、时维珠、朱秀丽、于世敏、孙广乾、牛志敏等分获二三等及优秀奖;耿雪凌获得了小说组二等奖,砂岩、李素红分获二三等奖;张广怀获得报告文学二等奖,王同光等分获三等奖及优秀奖的好成绩。得到了市委书记陈光、市宣传部长韩广洁、市作协主席贾庆军的肯定和表扬。单县的文学实力得到了证实,在全市又一次得到关注。
紧接着重视文化建设、重视文学创作的时任县委书记的宋绍先同志、政协主席陶继田同志,又组织召开了单县文艺座谈会,为单县作家协会的成立、为单县的文学创作吹了一股强劲的东风。
     出现第三次创作高峰,大批有影响的作品出现,在菏泽市以群体形式异军突起,在省内外有作者和作品引起重视,是在单县文联、单县作家协会成立以后。2000年7月,单县县委决定成立单县作家协会,并于7月召开单县作家协会成立大会。大会选举出了以孔凡凯为第一届作协主席,张广新、陈福礼、于世敏、秦闪云为副主席,秦闪云为秘书长的领导班子;选出了第一届理事会的十八位理事:孔凡凯、于世敏、王同光、牛志敏、孙广乾、朱秀丽、刘有理、刘兰勇、齐泮红、李行宏、陈福礼、周喜明、张广新、张西震、秦闪云、徐刚、耿雪凌、裴保真。这十八位理事的当选既代表了民意,也说明确实是以创作实绩说话的。单县作家协会的成立是空前的,她为作者带来的创作热情更是空前的,所取得的成果更是不可估量的,当时分管文化的副书记段文喜、宣传部长牛翠阁、地区作协主席贾庆军都有热情洋溢的讲话,对单县文学创作寄予了厚望。单县作家协会的成立是个大事、好事,为单县文学事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组织基础,为广大的业余作者建立了一个家。一百多位作者参加的盛会,十分鼓舞人心。当时代理文联主席的贺文彬同志有诗曰:单父至今数千年,几经沧海变桑田。惊天动地多少事,作协成立史无前。当选作协主席的孔凡凯先生也抒发感情:驾着东风,迎着朝霞,滚动着春雷,闪着新世纪的火花。撒下肥实的种子啊,在广袤的沃土上萌发。当选理事的老作者王同光先生,则把作协的成立比为自己圆了一个文学梦。
     作者有家了,有组织了,大家奔走相告,信心百倍,纷纷加入作协,仅一个星期时间,就发展会员七十余人。再加上县委对文艺创作进行奖励的文件发布,作者的创作热情空前高涨。这一时期,各个文学体裁全面开花,数量质量都有了大的飞跃。老作者青春焕发,中年作者显示势力,青少年作者层出不穷,出现了一个文学事业空前繁荣的大好局面,在单县文学史上是史无前例的。
     据不完全统计,文联及作协成立四年来,单县作者在各级报刊发表小说一百余篇、散文五百余篇、诗歌八百余首,再加上报告文学、杂文、影视剧本、歌词、评论等,几是一部洋洋大观的文学大观园。出版的个人长篇小说、小说集、散文集、诗集、文集等专著共计三十余部,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是名列前茅的。这些作品的出版发表,为我县奠定了文学大县的地位,为建设文化大县,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
     2000年,于世敏、牛志敏、刘兰勇三人率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个人诗集《雪野红烛》、《仰望时间》、《守望五月的麦田》,在我县乃至菏泽市文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2000年12月7日上午,县委宣传部、县文联、县文化局,在县委常委会议室为三位作者三部诗集的出版,召开了隆重的新闻发布会。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牛翠阁、县委副书记段文喜、县人大副主任黄启祥、县政协副主席袁宜玲及县文化局文联的有关领导和作协会员一百余人,出席了新闻发布会,场面十分隆重和空前。县里出面为作者举办如此规格的会议,从无先例。说明了单县对文学创作的重视和对业余作者的关心和支持。这次会议对以后作者的创作及作品的出版,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在当年这三部诗集全部荣获菏泽市精品工程奖。
     当年,老作者朱瑞文由三秦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小说《仁和春梦》,这部倾注了作者十几年心血的巨著,一出版就得到了专家和广大读者的认可。县委宣传部为这部作品的出版专门签发了简报。作协主席孔凡凯在序言中称这部借古喻今的作品描绘了一副“清官图”,是一部内容形式高度统一、不可多得的佳作,为我县的长篇小说创作带了个好头。这部作品荣获了菏泽市2001——2002年度的精品工程奖。
     紧接着,作协副主席秦闪云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个人文集《写诗女孩》;老作者、作协理事王同光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个人散文集《情满桑梓》;作协会员朱艾华、张春生由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诗歌合集《萤火虫与生命的光斑》;作协理事耿雪凌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小说集《爱情不说话》;作协会员吴培刚也连续出版了两部散文集《一往情深》和《绿夜明珠》;作协会员苏赫然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小说《遭遇爱情》。诗人张崎出版了诗集《家乡的小河》。这几部作品同获2001——2002年度菏泽市精品工程奖。
     2003年作协主席孔凡凯继长篇小说《血雾》之后,又由当代中国出版社推出了自己的戏剧集《孔凡剀剧作选》。这部集子是孔先生戏剧创作的一个结集,是他几十年倾心于戏剧创作的一个结晶。本集子精选了作家或发表、或搬上舞台、或获奖的十个大剧本,著名文学评论家、山东省作协副主席陈宝云,单县县委书记宋绍先分别为该书题词。该书由原政协主席陶继田作序、原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贺文彬担任责任编辑。这部戏剧集的出版是我县文学和戏剧事业的一件大事,获得了2003——2004年度的菏泽市精品工程奖。
     老作家、山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县作协理事周喜明先生,是单县影视剧、话剧、广播剧的一面旗帜,几十年来他始终致力于该领域的创作探索,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在全市颇有影响。他1989年11 月在权威刊物《剧本》上发表了小话剧《幸亡者的儿子和幸存者》,标志着他进入了剧本创作的舞台。之后,他一发不可收,相继发表了话剧剧本《山上有座白牌坊》、《市场上》,影视剧《考验》、《西瓜伯乐》。1991年,他在山东省委宣传部主办的建党70周年征文活动中,以一部大型话剧《共产党人》获得剧本2等奖,该剧又赢得1991年度华东田汉戏剧奖剧本2等奖,标志着他在剧本创作方面的成熟。1998年他又涉猎广播剧的创作。他创作的广播剧《滚滚延河水》,在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播出后一炮打响,一举赢得1999年度贵州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首届贵州省文艺创作二等奖。2001年由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录制的三集广播剧《风雨将军楼》,又荣获贵州省委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2002年他又在贵州人民广播电台录制播出了三集广播剧《历史的选择》、2004年在该台又录制了三集广播剧《平民邓小平》,可谓是好戏连台,佳作频出。2003年他根据我县平民英雄孟昭良的事迹创作的广播剧《三千里路云和月》,在菏泽电台录制播出后,反响强烈。可以说他是我县话剧、影视剧、广播剧创作的一个高峰。2009年,他的电影文学剧本《平民邓小平》在山西获一等奖。
     该年,作协会员、散文作家被作协主席孔凡凯誉为“二王”之一的王淼又推出了自己的散文集《搅动心灵的湖水》;作协会员、散文作家被孔凡凯先生喻为“二锋”之一的白坤锋连续出版了两部散文集《真实的歌唱》和《风中求索》。《真实的歌唱》获得了菏泽市精品工程奖。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老作者陈汝干在生活十分拮据的情况下,对文学依然一往情深,几十年笔耕不辍,穷其心血和家底,终于推出了数易其稿的长篇小说《青青杨柳》。这部描写知青生活的小说出版后得到了广大读者的好评。女作者赵莉先生,几十年辛勤耕耘,也由炎黄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小说《冬野茉莉》,县政协、县委宣传部、县文联、县文化局,县作协为其组织召开了作品研讨会。该书获得了2003——2004年度菏泽市精品工程奖。
     2004年,老作家蒋一农先生把自己的散文结集出版成《蒋一农散文选》,得到了学生和读者的欢迎。在全国散文界初露头角的作家白坤锋又推出了自己的第三部文集《路也长长》。2005年单县文学泰斗、县作家协会主席孔凡凯先生,又由群言出版社推出其长篇小说《血雾》的姊妹篇《血鉴》。《血鉴》是肃托事件的采访录的集成,又是《血雾》故事的延续。该书以历史学家的眼光、哲学家的思索、文学家的手法,艺术地再现了“肃托”的当事人,是怎样客观、公正地讲述了自己经历的那一场恶梦般的事件,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史料和十分耐读的文学读本。
小说和散文一直是我们的弱项,并不是说我们没有作者和作品,是说没有真正打得出去的硬棒作品,甚至在1995年以前,上专业省刊的小说、散文微乎其微。作协成立后,面对诗歌的疲软,面对我们瘸腿的现状,把培养这方面的作者,挖掘这方面的作品,当成了首要任务。尤其是文联主席张林任该职以来,也着重抓了小说和散文的创作,并要求作者要把目标放在大刊名刊。他还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不辞劳苦地进行小说创作,有力的带动了大家。成果出现了——从2002年到2004年仅三年的时间,单县作者就有几十篇小说和散文,登上了大刊名刊。
     张林连续在《山东文学》、《芒种》、《安徽文学》、《清明》、《当代小说》等名刊发表了小说《李脆枣卖砖记》、《泡沫》、《诺言》、《另类追求》、《全票》、《诗人与丑石》等十几篇力作,为我县的小说走出去带了个好头。现在他正致力于长篇小说《一代女皇——吕后》的创作,不久将会面世。
     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秦闪云本来是以诗歌见长的,这几年又专注于散文和小说的创作,并成果颇丰。继他的小说《桃花劫》、散文《故乡的雪》在全国性的大赛中分获一等奖和三等奖以后,他的小说《翠》、《一封家书》、《夏天的离婚》、《水床啊水床》又在《山东文学》《春风》、《小小说》、《南方文学》等刊刊出。他的小说语言风格,得到了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主编毕四海的首肯和表扬。他的散文《写诗女孩》、《班里最丑的女生》在《南方文学》刊出后,双获该刊年度一等奖。他还有诗歌、歌词、报告文学、评论不断在《菏泽日报》、《群众艺术》、《牡丹》《齐鲁晚报》等刊登出。
     散文作家白坤锋在推出自己的三本散文集的同时,致力于大散文的创作,其以建筑家梁思成保护老北京为切入点的散文《抚不去的心痛》在名刊《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4年8期)刊出,并被2004年10期《散文选刊》选载。他发表在《牡丹》上的散文《无法突围的苏东坡》也被《散文选刊》7期转载,这两篇散文是他大散文创作的代表作,也是我县散文登上的顶峰。
     女作者耿雪凌一直在当代小说领域不断探索,他的小说作品在菏泽市颇有影响。一些作品不断在《牡丹》、《菏泽日报》刊出。其代表作《牌坊街旧事》,在《牡丹》发表后,曾引起广泛争论。2005年的东北名刊《短篇小说》发表了她的短篇小说《寂寞花无主》。
     青年作者秦绪林在《大众日报》、《当代散文》等报刊不断推出诗歌散文作品。
     单县的创作在菏泽市来说,算得上后继有人,新生力量不断出现。青年作者李晓华就是一个代表。几乎都是处女作的诗歌、小说,接连在《菏泽日报》、《牡丹》刊出。最难能可贵的是,2004年,他的散文《父亲的马》,一投就登上了我国散文的标志性刊物《中华散文》第十期。2007年他的中篇小说《长点出息吧》打入了南方名刊《红豆》第十二期,2008年《山东文学》第六期、第十二期连续发表了他的小说《门缝里的阳光》、《旱》。散文《月色小河》发在《齐鲁晚报》“青未了”头条。
     象一些青年作者孙慧、张春生、朱艾华、赵峰、张恩涛、付子栋、秦绪林、孟晗、傅子栋、王丽等都有一些佳作不断刊出,并在一些赛事中获奖。
     单县从不乏诗歌作者,其成绩在菏泽市有口皆碑,缺乏的是散文小说的力量,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各级文化部门的努力,已有了很大的提高,并且在全市乃至全省有了影响力。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我们的不足,用作协主席孔凡凯先生的话说,就是有群山而无高峰,就是说,我们还未创作出真正叫得响,能走向全省乃至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的佳作。各级文化部门只要真正重视起来,完善奖励机制,调动起广大业余作者的积极性,单县的文学创作就会有一个大的飞跃,文学大县、文化大县的建立就不会是一句空话。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已有评论(最多显示5条,1楼为最新)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我要评论(请认真填写,否则审核通不过)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最近更新
单县文学创作综述

点击排行
单县文学创作综述
学校简介 - 每周作业提醒 - 《金笔作文报》 - 金笔总部
联系电话:0530-4898628   手机:13854049080 联系邮箱:0
详细流量统计
鲁ICP备06037698号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sxjbzw200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