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戒心(柴明科)

2014-05-10 15:55:51 来源:单县金笔作文 浏览:2634

 

      夜色浓重下来,盛夏之夜的古城西安更加热闹非凡,车水马龙、霓红闪烁,一派现代都市的繁华景象。位于市中心的西安火车站,更是灯火辉煌,人流如潮。汽笛声、叫嚣声、嘈杂声交汇在一起,城市淹没在一片喧闹之中。
      发往上海的440次列车,正整装待发,它像一堵厚厚的城墙,横卧在站内的跑道上,热情地等待着天南海北的每一位旅客……
我随着繁杂而有序的人流匆匆忙忙踏上了440。此时离开车时间还有20分钟,车上的人还不算太多。因为是始发车,车厢里还有许多空位等待着乘客们。
      在6号车厢的最前头,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临座的是—位衣着人时,大约有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他斜躺着身子靠在临窗的座位上正翻看一本杂志。见我过来,他急忙坐直身子冲我客气地点点头,示意我坐下。
      “去哪里?大哥。”他很有礼貌地问我。
      “去商丘,你呢?”我反问道。
      “上海。”他望着我,满脸诚恳的样子。
      “噢,终点站。那你比我远喽!”我微笑着赶忙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
      “那么,大哥还得请您多关照了!”他的脸上荡起了友善的笑意。
      “不客气、不客气,我们都一样嘛!出门在外的……”我擦了把汗然后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车上逐渐拥挤起来,刚上车的乘客在狭窄的车厢通道里往来穿梭着寻找着各自的座位,车内变得浮躁而闷热起来。身旁的小伙子会意地将车窗打开,刹时,一股凉风扑面而来,我们感到一阵舒心惬意。我和小伙子一边欣赏着窗外迷人的夜景,一边说笑着,俨然一对稔熟的老友了。
      “喂!你没坐错吧?这座位是我的呀!”这时一个额头上渗满汗水的小姑娘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她一边看着手中的车票一边冲我身旁的小伙子道。
      “哦?……噢---我知道!”小伙子一楞神,旋即微笑着指着对面空着的座位:“中间那个座位就是我的,你就坐下吧!反正都一样的。
姑娘没再说什么,她将身上扛着的那个沉甸甸的挎包费力地举过头顶放在行李架上,然后动作迟缓地坐在小伙子指定的座位上。
      这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剪着整齐的短发,脸色白皙而文静,那双明亮的眸子里还闪烁着几分稚气,身上那件洁白的的确良翻领短褂束在天蓝色的裤带里,配上一双半高跟塑料凉鞋,显得整洁而质朴,看上去一副标准的学生装束。她一只小手紧紧地抓着放在腿上的两个花布包带子,仿佛生怕它从身边飞走似的。
      “你这样怪累的;怎么不把它放在上面?”我看着那两个鼓鼓囊囊的花布包有点奇怪地问她。
      “没……没关系,谢谢!”
      “你去什么地方?”我问她。
      “去开封。”她的声音很低,神色有点惊惶起来。“刚才买票的时候,我好像没有看见你们两个,那你们的座位怎么?…… ”突然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疑惑望着我们。 
      “嗨!这叫缘纷!有缘千里能相聚嘛!” 身旁的小伙子急忙接过姑娘的话茬风趣地说。
      姑娘沉默下来,那双明眸又迅速扫视了我们一下,然后定定地望着窗外,脑子里似乎在想着什么……
      火车缓缓地启动了,车内的秩序渐渐安定下来,“隆隆”的车轮声伴随着乘客们开始了漫长而无聊的旅途。
      “大哥、抽支烟吧!”身旁的小伙子热情地递过一支“红塔山”。大概是为了解除旅途的寂寞,我和小伙子在袅袅升腾的烟雾中开始海阔天空地神侃起来。我们从克林顿访华谈到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从西安的名胜古迹谈到上海的东方明珠……政治、经济、风土人情、轶闻趣事,无所不及。因为都是年轻人,我们自然谈得投机。
      “对了,你做什么工作的?”我话锋一转兴致勃勃的问他。

      “我嘛……我是陕西人,在上海一家公司打工。”他风趣地操起了浓重的陕西口音。
      “大哥,看样子你是老板喽!”他继而打量着我大腹便便的样子道。
      “ 不、不、不!”我急忙摇头,“我此行去西安参加一个笔会,顺便玩玩!其实。。。。。。没等我说完,小伙子爽快地笑着说:“哦!搞文学的,想必大哥是位作家喽!”
      “嗨!这就更谈不上了,只是爱好而已,说不定哪天会找你帮忙出去打工呢!”我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嗳?你们二位不是一起的!?”这时坐在对面一直沉默的小姑娘满脸疑惑地插嘴道。
      姑娘的问话一下子打断了我们的话题,我和小伙子不约而同地望着她有点诧异起来。
      “怎么?你看我像不像一起的?”小伙子反问着逗她道。
      “嗯……我看你们好像是老相识你们……你们谈得很默契嘛!”姑娘苦笑着脸、很不自然地说。
      小伙子转过脸,冲我诡秘的一笑,然后又点燃一支烟,很得意的抽起来。那神情,俨然一位因自己出色的表演而受到观众喝彩的演员那样欣慰。
      “你去开封于什么?”我重新审视着她。似乎对这个幼稚的姑娘产生了兴趣。
      “上学,在开封‘河大’读书。”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忡忡地回答道。
      “你—个小女孩出远门,家里人放得下心吗?”我试探着问她。
      她的脸上迅速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恐慌和忧郁,但旋即又镇静下来,她扫视了四周一眼:“我一个穷学生,又没有带什么东西……不过天下还是好人多嘛!”她好像在安慰自己,说话时那双小手却不由自主地攥了攥那仍放在腿上的花布包带子,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从姑娘的神情和言语中,我仿佛一下子找到了某种答案,我的心突然变得异常矛盾起来。我觉得她是那样的可笑,但继而又被她的孤立无助的心境和她那矜持的态度而打动——是啊!—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独自出远门,身处繁杂的世界心情该是多么的忧虑和纠乱呀!这样想着我不免对她产生了一丝怜悯。
      “姑娘,知道商丘吗?”我用亲切的口吻问她。
      “商丘?”她皱了皱眉头,“好像听同学说过…怎么?你去商丘!她眼睛一亮。
      “对,我就在商丘下车!”
      “噢!那么过了开封不就是商丘吗?”
      “对对,就是,你比我提前一站下车,有什么不方便我们可以帮你一把。”我真诚而爽快的对她说。
      “嗯……谢谢”她轻轻地点了点头,目光迅速转移到窗外,脸上却又泛起一片淡淡的愁云……
      面对眼前这位无奈的女孩子,我的心头忽地掠过一丝悲凉,我甚至为自己的冒昧而自责起来。
      列车在苍茫的夜幕里,风驰电掣般的飞奔,透过车窗,依稀可以看到那繁星映照下的空旷而神秘的原野了。两旁的庄稼在朦胧中摇曳着婆娑的阴影;远处的公路上,偶而有几辆汽车驶来,车灯放射出两道耀眼的光,划破夜空,照得很远、很远;眼前不时掠过少许明亮的灯火,像几颗流星一样一闪即逝。在与它擦肩而过的同时,你会立刻醒悟到那便是一些村庄或小镇了。极目远觅,那巍巍耸立的层层山峦;草木丛生的深壑低谷、接连不断的狭窄隧道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熟悉这里的人们已隐约觉察到火车已到达了辽阔的豫西平原。

      夜,已经很深了,阵阵爽身的凉风夹带着浓郁的泥土清香,扑进车厢,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一些疲倦的人们已渐渐进入酣甜的梦乡。此刻,我发现身旁的小伙子,不知什么时候也埋头昏昏然起来。
我却一丝倦意也没有。对面那个小姑娘看样子也没有一点睡意,她睁着眼睛懒懒地斜靠在后背上默默不语,似乎再也没有要和我交流的。为打发这段无聊的时光,我索性拿起了小伙子身边的那本杂志,聚精会神的翻看起来……
      火车到达开封站,已是黎明时分了。下车的人很多,车厢内的通道上变得拥挤不堪,人们正蜂拥着向车门挤去。我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我猛然发现,对面的那个小姑娘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头顶的行李架,眼前的情景使我吃了一惊——     “呀,那个挎包不是小姑娘的吗!”我不禁喊出声来。
      “对! 是她的”身边小伙子已被吵醒,他瞪着眼睛满脸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我。
      “这位姑娘也真是的,怎么这么冒失!”旁边不知是谁埋怨起来。
一种莫名的力量涌遍我的全身,时间已不容多想,我迅速从行李架上拽下那个沉甸甸的挎包,急三火四地挤下火车。
      繁杂的人流中,已不见姑娘的身影。站在明亮的灯光下,我茫然四顾着,心中万分焦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当失望的目光转移到跑道间的地道口时,我突然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正逆着人流慌里慌张的向这边跑来。
      “喂---!”我一阵惊喜:一边高喊着一边将那挎包举过头顶。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地向我飞奔而来。
叔叔,你…太谢谢您了!”她喘吁着接过那个挎包,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说好了,我们帮你下车,可你怎么……以后上下车得细心点。”我近乎嗔怒地责怪地道。
      “不好意思,请原谅,我没……你……’她还想说什么,但喉咙好像一下子哽住了。
      “快别说啦,车要开了!以后注意啊”我缓了口气向她微笑着招招手,转过身疾步向车门跑去。

      列车又缓缓启动了,透过车窗,我看到那个小女孩仍原地不动地站在那里。她阴沉着脸正使劲地向我们挥着手。在我探出头来向她告别的一刹那,我发现有两颗闪亮的东西,从那张稚嫩的脸上划落下来。 她一直目送我们很远、很远……
      呼啸的列车,像腾飞的巨龙一样沿着漫长的陇海线婉蜒前进,又开始了它新的征程。车厢内又恢复了那欢快活泼的气氛,喇叭里传来阵阵婉转的歌声,抚慰了我那本不平静的心眩。回过头来看着小伙子那微笑着的脸,我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那祥和的光辉正温柔地洒向人间。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从沉睡中刚刚苏醒过来的中原大地依然是那样的温馨而美丽。

相关评论
 已有评论(最多显示5条,1楼为最新)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我要评论(请认真填写,否则审核通不过)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最近更新
也说小人(柴明科)
夜,我的单县城(柴明科)
买瓜的故事(柴明科)
吕后文化研究吕后文化园建设之我见(柴明科
美丽的戒心(柴明科)
柴明科简介

点击排行
买瓜的故事(柴明科)
美丽的戒心(柴明科)
吕后文化研究吕后文化园建设之我见(柴明科
夜,我的单县城(柴明科)
也说小人(柴明科)
柴明科简介
学校简介 - 每周作业提醒 - 《金笔作文报》 - 金笔总部
联系电话:0530-4898628   手机:13854049080 联系邮箱:0
详细流量统计
鲁ICP备06037698号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sxjbzw2006.com.